滚动新闻  
广告位
大河经济网您当前的位置:滚动首页 > 滚动教育 >

消失的兼容并包与学术独立:中国近代教育改革的命运 健德堂

时间:2018-05-16 20:17  来源:滚动新闻  作者:www.bioccn.com

中国现代教育是国家全面危机的副产品。虽然洋务运动时期也曾培养少量专门人才来了解、掌握西方技术,但直至甲午战败,才第一次促使中国人真正着手革新教育体制。战场上的惨败,以无比直观而鲜明的方式敲响了传统教育的丧钟:既然它无法退虏送穷,那么要除弊救亡,就必须引入现代教育理念来培养更能适应激烈国际竞争的人才。这便是为什么梁启超1902年撰述《论教育当定宗旨》时作此断言:“吾国自经甲午之难,教育之论始萌蘖焉”。

消失的兼容并包与学术独立:中国近代教育改革的命运


由于从一开始就是在这样急迫的局势下展开,同时又带有明确的功利性目的,当时“新教育”的推动因而呈现出急骤无比的面目。连废除科举这样的大事也无暇顾及社会长远后果,新学堂的建立与旧私塾的废除更屡屡以国家政令的方式强制推行——因为在当时人看来,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教育问题而已,而是最为根本的救亡举措,因而全社会和国家意志都有强大的动力促成此事。1904年就有人说过,“现在的新党,没有一个不讲教育的,也没有一个不讲教育普及的。”事实上,即便是那些守旧派都从不质疑“教育是强国的根本”,他们争论的只不过是哪一种教育而已。

对这一段新旧交替时代的历史,已有很多研究,不过着眼点大多是落在“教育史”或对社会影响这样的层面。作为社会学者,应星对这一问题的看法略有不同:他用一个社会学术语“场域”来描述中国现代教育制度的深远意义。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社会支配关系赖以不断再生产”的机制,在这一功能上,现代教育与传统的科举制度不无相似之处。这给教育赋予了远远超出“教育”本身的意味,事实上,它不仅创造了新的学术制度、新的社会精英、新的政治理念和组织,甚至还参与创造了一个新的社会。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传统时代的中国,教育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传授专业知识本身,而是“做人”。正如张德胜在《儒家伦理与社会秩序》中所说的,孔子所希望培育的,是合乎儒家社会规范的“君子”。个人修养(更别提专业知识)都不是孔子的终极目标,而是确立社会秩序的手段。不过,孔子也留下一份无人质疑的遗产:要重振一个衰败的社会,教育是最根本的拯救之道。

消失的兼容并包与学术独立:中国近代教育改革的命运


应星基于对晚清士人的分析,也已看出“所谓‘新教育’的实质在于政与学的关系重构”。不过,他认为“传统教育的重心放在为统治者提供优秀人才上”,这一理解恐怕是相当狭隘的。他似乎有一种将“传统教育”与“科举”等同的倾向,但即便是科举制,其实对大部分民众而言也是一种自我实现(更确切地说是为家族)的渠道——无数族谱家规中都是诸如“兴文教以振家声”这样的话,对沉浸在这样组训中的读书人来说,光宗耀祖可是远比“治国平天下”更强大而直接的驱动力。

晚清政局的危亡改变了这一意识。受教育不再是一部分士人的职责,而成了全民义务;受教育的目的也不仅仅只是为了“丕振家声”或个人修养,而是为了国家。“教育”与“强国”的关联被看作是毋庸置疑的“天演之公例”,并且隐藏了这样一层意味:国民接受现代教育后,理应为国贡献自己的力量,其对象由“家”扩大成了“国”。

然而,既然新教育场域会导致社会支配关系的结构性重组,那它势必带来极为深远的冲击。在中国近代史上屡屡出现这样一种情形:一支以全新组织方式和技术配置的军队组成后,便会成为新的政治权力中心。无论是曾国藩的湘军、袁世凯的小站练兵还是国民党的黄埔军校,都证明了这一点。教育作为一个场域,道理类似,只是其影响更隐蔽而深远,因而以我们的后见之明看来,当时的主政者显然未充分料见废除科举、创设新学堂而废私塾、改革新教材等一系列施政措施的后果。

这也是变革年代反复出现的情形:一项新措施的推行,产生了不可控制、乃至事与愿违的结果。对晚清的主政者来说,从科举制到现代教育制度,仅仅是国家想培养的人才不同了,但“取士”的目的并无变化——这就好比李鸿章的淮军已在甲午战争中失败,那就得练新军来适应新的战争条件,仅此而已。正因此,晚清温州士人张棡对新学生的革命倾向颇为疑惑。“答案是:这已经不是‘士习’这样的道德问题,而是新式学生试图以更具主体性的姿态来变革中国的“反体制冲动”。

科举/私塾的废除、新学堂的兴起,使得传统“士”阶层失去了依凭,新式学生势必作为新的精英阶层崛起而掌握话语权。应星在书中注意到,不同学校之间的环境有相当大的差异,当时师范学校比省立中学的学生更激进,原因就在于师范学校“生源多是来自贫寒之家的优秀学子,毕业出路大多是回乡当小学教师,他们既对个人能力有优越感,又易生不平感,因此更易走上改造旧社会的革命道路。”究其实质,恐怕正是因为原先的科举制偏重皇权与士绅荣身之间的纽带,但新式教育则转向了更抽象的国家——但问题在于,同样是为国,解读国家利益的方式却五花八门,用当时的话说,到底是救天下、救中国还是救大清?新式学生并不是驯顺的工具,在他们看来,晚清统治者本身就是“救中国”的最大阻碍之一。

消失的兼容并包与学术独立:中国近代教育改革的命运


新式学堂是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传统的私塾多在乡间,且极其分散,每所常常不过三五个学生;但新学堂却率先在城市兴起,大量年轻人群聚在这样的校园里接受新思想,,又有机会密切互动,新型社团组织的活跃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由于旧式精英衰败所造成的权力真空,年轻人遂得以获得不成比例的话语权。江西保守士人胡思敬在辛亥革命后发现,省城南昌“客官排斥殆尽,老成人亦遁去,不知所之。任事各员自都督以下一非军人即洋学生,鲜有年过三十者。”应星对当时南昌几所中学的分析也表明:新式学校正是新型政党组织诞生的温床。

和传统的革命史思路不同,应星主张,像改造社这样以学缘为基础的新型社团组织,在最初诞生时其实仍嵌入在传统的血缘、地缘社会关系中,领袖人物往往是在亲友、同乡中发展革命组织。此外,他还认为这些组织者之所以能超越狭隘的地域、学校关系,形成广泛的组织网络,是因他们大多是世家子弟,因而拥有较多社会资源。这一分析路径不无启发,但也无形中更多强调了外归因,无形淡化了组织者的个人能力。更重要的是,他也遗漏了一点:这些基于抽象意识形态的社会政治组织之所以能兴起,也是因为现代教育的环境和理念都潜移默化地让年轻一代从宗法社会中脱嵌出来,他们成了具有独立自我意识的个人。新教育体制终于创造出了新社会所需要的新人。

以新容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广告位
 
图片新闻
佛山市实验学校四年级
佛山市实验学校四年级
最火资讯
  1. 合肥经开教育绽放"京沪教育快线
  2. 构建“五位一体”廉政教育新模式
  3. 平凉华亭:打造“三个课堂” 强
  4. 广垦技校举行茂名农垦职业教育研
  5. 滨州渤海教育集团举办2017年元旦
频道精选
教育中国蔡元培学术
大型公益论坛大型公益论坛"脑科学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说明  
滚动天下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5-2016  www.bioccn.com
主办单位:滚动天下新闻  ICP备案号:沪ICP备14051409号-1 sitemap 网站地图 联系邮箱:love7411@126.com